首页 历史知识清朝历史正文

席费千钱而不为丰——浅析清朝时期的奢靡之风是如何产生的

文史UX98号 清朝历史 2019-12-03 88 0

前言

“奢靡之始,危亡之渐”,奢靡之风可以说是一个朝代的顽疾。前有秦朝“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的无道,后有唐朝诗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愤怒,宋代东坡“富人事华靡,彩绣光翻座”的无奈。而清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尽管建朝之初,统治者曾大力去奢从俭,抑制腐败,但最后仍无法抑制愈演愈烈的奢靡之风。本文将从经济繁荣、政治政策、文化平民化三个角度分析这股奢靡之风从何而来。


一、 从饮食观奢靡之风表现

清朝饮食以其种类繁多,选材精致严格,制作工序繁杂著称。宫廷饮食除了为人们所熟知的山珍海味无所不包的“满汉全席”,其饮食器具也极精美,每一件餐具都有专名, 如“大金盘”、“双凤金盖碗”、“上交三羊开泰碗”等,而除了常见的金银器具,还有其他造型独特的骨瓷陶器具,正是无所不包、无所不有。每一件餐具从制作到命名处处透露出皇家的讲究与气派,力求彰显皇室独特的尊贵、豪华、威严。

而官宦世家的饮食风格,在传统小说《红楼梦》中可见一斑。其中的茄鲞“十只鸡,五色丁,各色干果子来配一道茄子”的精致讲究做法让读者记忆深刻。三十四回中,宝玉吃着两瓶清露,一曰木樨清露,一曰玫瑰清露,仅是从名字上看就觉得芳香扑鼻。不难看出,清朝贵族们对饮食从珍世稀品、精细做工、口味独特等多个方面有着极高的要求,生活奢华而豪贵。


当然,文人的饮食没有那么令人瞠目结舌,但其粗菜细做,饮食的精致程度也不遑多让。袁枚的《随园食单》中有燕窝食谱“每碗必须二两,先用天泉水泡之,将银针挑去黑丝。用嫩鸡汤、好火腿汤、新蘑菇三样滚之,看燕窝变成玉色为度。不得已则蘑菇丝,笋尖丝、鲫鱼肚、野鸡嫩片尚可用也。” 对食材的精挑细选,对食材配合的严格要求着实令人咂舌。如此的繁杂取食材的精髓,方是这些士人眼中的锁住食材之鲜,回归食物之真意。

二、 奢靡原因之一:南北商帮

从明中叶开始,随着晋商的悄然兴起,晋中地区的社会风俗逐渐改变。在地方方志中,提及“节俭”的鲜有,而“奢靡”一词所在渐多,如太谷县:“尚气好讼,斗丽夸多”;榆次县:“嘉隆以来,土风鲜薄,民俗奢侈”。


及至清朝,晋商富甲一方,特别是到了清朝中叶,他们由经营商业向金融业发展,山西票号逐渐占领全国汇兑业务。在财富迅速积累后,便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方式在晋中区域产生了极大的示范性。清代晋中县志里,随处可见关于奢靡的描写。如太原志:“近世以来渐近于奢”,太谷志:“宽裕之家,踵事奢华,,用度胥流于侈靡”。县志记录的是当地重大历史转折事件,而关于奢靡的记载在县志中俯拾皆是,晋中商贾“一百单八将席”、“八十八件海碗席”“四四到底席”的宴席纷繁复杂的记载在《河东筵席》中也有许多,这些筵席大都讲究意头和壮观,“一百单八将席”便是由108个荤素主辅各菜肴构成,精致的菜肴铺满了长长的宴席桌,极尽奢侈。


可以肯定的是晋商作为区域范围内的颇具声望的群体,他们的吃穿用度对当地的奢侈之风起到了示范引领作用。据太原乡绅刘大鹏在日记中写到“大商大贾多会于此”的太谷之地便是“风俗奢侈为诸邑最”的地方。这种引导性作用同样地适用于商业发达的江南之地。江南是明清时期出现所谓资本主义萌芽的地区,通过茶叶、印刻、锦缎丝绸、鱼米贩运等经贸往来,江南水乡自唐宋之时经济逐步发展,至清代之时,已然成为名商大贾的聚集之地。两淮八大盐商之冠的黄均太,每天早餐都要有燕窝、参汤。凡是中流社会以上的人家便无论正餐小吃力求精美,甚至“席费千钱而不为丰,长夜流酒而不知醉矣。”

人们需要通过外在形式来凸显区分自己的地位。特别是在中国古代,衣食住行等物质条件常常与其高低贵贱相挂钩,统治者也会从服饰颜色、吃穿用度等方面进行详细规定以区分社会等级,达到尊卑有序。而自古以来,便有“士农工商”的等级划分,商人总是处于社会的较低层。随着晋商、徽商等商帮的发展,他们逐渐打破旧有的礼法约束,开始追求衣饰吃食上的华美以展示自己的社会价值,改变原来“法律贱商人”的固有“鄙视链”。


所谓“食色性也”,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人类不变的本能,商贾之家的精致生活自然有许多艳羡者。而随着艳羡者众,经商者逐渐丰盈,商人变成了区域甚至全国范围内的凸显群体,根据现代“从众心理”分析,不难知道,他们流光溢彩,极尽享受与奢华的生活,一点一点渲染至各个阶层,逐渐蔓延,最后便形成了整个社会的奢靡享受之风。

三、 影响因素之二:官方政策与官府风气

或许会有人不解,在当今,身为富豪却无不节俭的例子比比皆是,马云被发现脚蹬老北京布鞋,比尔盖茨手表价格仅10美元等等。那么为什么清代的商贾在积累一定财富后,较少进行扩大生产规模,投资再生产的活动,反而是将财富进行挥霍呢?


一则在于政府提供的投资渠道的匮乏。在清代,商人们并没有完全突破“末者在于工商”的观念藩篱,投资商业等行业也被政府政策和官场陋习制约。比如获利颇丰的盐茶行业,其产业规模的大小仍受官方发行的盐引茶引数量制约。

在家财万贯之后,他们大都选择“多置田地”成为一方地主,又或者是通过买官捐官成为主宰一方的地方官。但地价持续上涨,受一直无大突破的生产工具与方式制约,土地产值不能相应上涨,因此土地的投资回报率下降,大量购买田产带来的利润并不高,商人们便减少了这方面的投资。财富无法进行有效投资,大量积累便逐渐促使商人们热衷于物质享受。


二则在于政府的反奢靡之风政策的不持久及不深入性。清代统治者前期确实鉴于前朝教训,推行了有良好效应的抑制政策。康熙九年颁发的圣谕中便有专门劝诫百姓的条目——“重农桑以足衣食,尚节俭以惜财用”。

但是政策一旦松懈,长效机制又未能确立,奢靡之风便会再起。同时奢靡往往伴是贪污腐败的前奏。清朝和珅“贪鄙成性,怙势营私,僭妄专擅”,贪污腐败案使他“名扬千古”,他的早饭以珍珠粉配置,而当时珍珠价值高昂,“一粒两万金,次者万金”。而他的“上司”乾隆也不遑多让,多次下江南,每次耗钱无数。


所谓上行下效,儒家要求君主首先“正心诚意”才可“风天下”,政府大量官员乃至皇帝本人都如此挥霍无度,整治奢靡之风如何能真正深入有效。江南的富商们“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一筵所需几费中人之产”倒也不足为怪了。

四、 影响因素之四:文化下移与民主思想

经过历朝的践行与完善,及至清朝,科举制及其相应的中央地方教育系统已经较为成熟完善。学堂私塾等教育场所在民间有了一定的普及度,国民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一方面带来文化素质的提高,另一方面也是对传统观念的冲击。而经济发展带来的市民阶层崛起一方面推动了所谓世俗文化的广为流传,另一方面也反过来推动了国民理念的开化。

如明末清初的李贽抨击对“存天理,灭人欲”的僵化理解,“吃饭穿衣,即是人伦物理”的论点石破天惊。《金瓶梅》开放大胆,书籍不再以“圣人”的姿态高高在上,而是贴近百姓的生活,反映他们真实的欲望。很多市民逐渐不再以追求物欲为耻,强调现世幸福。


黄宗羲等人提出“工商皆本”,在繁荣的市井中,白天街道熙熙攘攘,夜晚勾栏瓦肆灯红酒绿,官宦、士绅、学子、商人混迹其中,人们逐渐淡忘身份差别,传统的士农工商阶层观念逐渐模糊。这是一种自由的文化交融状态,人们对物质追求,自身欲望不再回避,“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往往,皆为利往”的局面渐渐形成。随着肉眼可见的经济发展繁荣带来的信心,渴望慢慢膨胀,渐渐地,奢靡精致之风便开始盛行。


《红楼梦》中“白玉为堂金作马”“珍珠如土金如铁”的描写道出清朝的官宦之家奢靡之风盛行,而实际上这股奢靡之风存在于整个清朝社会。财富不断积累与投资渠道匮乏的矛盾,佐以打破传统地位物欲思想的自主性,在官府缺乏持续性和奢靡的作风刺激下,一股奢靡之风掀起并逐渐壮大。然而,“奢靡之危,危亡之渐”清朝奢靡风气也成了压在清朝这只“骆驼”上的稻草之一。

参考文献:《红楼梦》《随园食单》《金瓶梅》

胡祥雨《清代的奢靡顽疾》

殷俊玲 《清代晋中奢靡之风述论》

历史UX98号  |  历史知识常识大全网站,www.ux98.com,喜欢就收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