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知识清朝历史正文

清朝有一类礼服叫“端罩“,其中的“带嗉貂褂”需皇帝赏赐才能穿

文史UX98号 清朝历史 2020-02-13 38 0

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以宏大的叙事和引人入胜的情节,呈现了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中国的风流人物在风云激荡的历史大潮中纵横捭阖的际遇和风采,以激动人心的艺术笔触,史诗般地全景描绘了中国人民推翻帝制,走向共和的壮丽画卷。




这部连续剧气势恢宏,制作精良,演员们以精湛的表演,传神地塑造了一群性格鲜明的历史人物,而且剧情忠实于历史,没有杜撰更没有戏说,是一部难得的优秀历史连续剧。

剧中的服装制作华丽精美,并且历史还原度很高,从样式到细节,都与那个年代吻合,给观众以身临其境之感,是这部剧的一大亮点。

剧中还出现了一些人们平时很少看到的服装,比如日本明治天皇的御袍,而李鸿章在多个场合穿的一件袍子,则更使人感到新奇,这件袍子既不是带补子的朝服,也不是一般的便服,如今已经很少有人能叫出这件袍子的名字了。




这件袍子叫“带嗉貂褂”,是清朝后期出现的一种高等礼服,是皇帝赏赐给王公大臣穿着的尊贵服饰。在咸丰和同治两朝,“带嗉貂褂”都只赏赐过一件,就此而言,其尊贵和稀有程度超过了黄马褂,到光绪朝,赏赐的数量才多了一些。同治朝大臣陈宝琛被赏赐“带嗉貂褂”后激动万分,写了一首《赏穿带嗉貂袿感赋》来表达感恩之情和内心的诚惶诚恐。

“带膆貂褂”,是貂褂的一种,是一种将貂的皮毛朝外、以丝绸织物为里子的裘皮对襟外褂,在清代典章中也称为“端罩”,来自于满语dahu。“带膆貂褂”的胸部和两肩上,纵横排列的白色圆形饰物,是貂的喉部皮毛,称为“嗉”或“膆”,这是貂身上质地仅次于脊背部分的的皮毛。




我们平时在影视或图书中看到清朝官员上朝时都穿带有补子的朝服,其实这并不是他们全年的装束,在冬季,有些品级或部门的官员需要穿貂褂。按清朝典章,旧历十一月初一日,至来年正月底,凡王公大员三品以上,及翰林院、南书房行走、军机处七品章京,如进宫上朝必须穿着貂褂,而镶有膆的“带膆貂褂”需皇帝赏赐穿才可穿用。所以貂褂其实就是清朝京官的制式冬装,而“带膆貂褂”则只有地位尊崇,为朝廷立下大功,得到皇帝恩宠的贵族和高官才能穿用。




清朝官服不是朝廷配发的,需要官员自己备置。然而貂褂的价值极其昂贵,明末清初的文人谈迁在其所著的《国榷》中记载:“闻上御玄狐裘,直三千金。诸臣玄裘最下者千金。”之所以如此昂贵,是因为制作一件貂褂所需要的毛皮量大得惊人。清宫《穿戴档》中曾经有一条记录,乾隆二十一年十月十九日,胡世杰奉旨问内务府相官员:“貂尾有多少个,够做端罩不够?”总管马国用、首领张玉随奏答:“貂尾现有三万一千九百六十个,不够做一件端罩。”

那些翰林院庶吉士、编修等品级不高的京官凭俸禄根本买不起如此奢华的礼服,只能去旧货店淘换破旧貂褂来穿,有些上面都蛀了洞,甚至毛都脱落了。

旧时当铺里收到皮货时,伙计会按惯例吆喝一声:“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皮袄一件。”其实他收到的皮袄品相并非真的如此破旧,只是当铺故意表示收到的皮货成色很差,为了压低典当价格而已。可是那些穷京官却只能真的买一件“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的貂褂应付上朝,想来当年清朝中枢机关里坐着一群破衣烂衫的公务员,情形很是不堪,哪有什么盛世气象。




貂褂不是汉服形制,而是一种胡服。本来,在中原汉人眼中,胡人的形象就是“反首衣皮,餐羶饮冲”,穿皮毛就象征着野蛮,司马迁也说匈奴是“衣其皮革,被旃裘”。唐代诗人刘商在他的《胡笳十八拍》中写到:“羊脂沐发长不梳,羔子皮裘领仍左。 狐襟貉袖腥复膻,昼披行兮夜披卧。”可见,穿皮毛的胡人在汉人看来是污秽肮脏的,汉人一般都穿用绸、麻、棉、葛,显得干净整洁,高贵文明。

然而中原汉族在进入农耕阶段前的原始时期,因为还没有织物,所以也穿用毛皮。《礼记•礼运篇》记载:昔者,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丝麻,衣其羽皮。进入农耕后,汉族不再以渔猎为生,但服饰中仍使用一些皮毛,主要用来装饰和御寒。古代中原王朝官员的官帽上也用珍贵的貂尾做装饰,功效与雉尾相似,当貂尾不够用时,就用狗尾充数,所以有了成语狗尾续貂;中原贵族冬季也穿狐裘,因为狐裘轻便保暖,所以有宝马轻裘之说。但汉人穿皮毛服装时与胡人不同,毛皮外面必须罩外套,毛是在内的,而胡人正相反,将毛朝外,里子在内。《论语•乡党》:“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就是说,黑色羊皮外要罩黑色外套,白色鹿皮外要罩白色外套,黄色狐裘外要罩黄色外套。《礼记·玉藻》:“狐裘,黄衣以裼之。锦衣狐裘,诸侯之服也。犬羊之裘不裼。”意思是狐裘外面要罩黄色外衣,用锦衣罩着狐裘,是中原诸侯的服饰,蛮夷穿裘是不罩外衣的,因为他们和犬羊一般低级野蛮。

中原地区经历蒙元统治后,也形成了穿毛皮的习惯,有钱人往往喜欢穿着华贵的皮毛服饰招摇过市,借此炫耀财富和地位,到明朝时这种风气仍然很盛。所以就有言官御史上书朝廷,指出京城百姓“胡服胡语”,汉人像胡人一样穿着貂皮狐裘。敦促朝廷“扫胡元之陋俗”,“复华夏之淳风”,使人民“习俗纯正”,恢复正统的汉家服装文化。

清朝入主中原后,因满人来自关外苦寒之地,穿皮毛本就是其民族特色,满清贵族一年中有半年要穿皮毛。他们从八九月间开始穿轻薄的珍珠毛,依次穿到厚重的大毛狐肷、猞猁之类,再依次减到银鼠、珍珠毛等,所以毛皮服饰又在中原盛行起来。《红楼梦》中就描写了多种皮毛衣服,如“一斗珠儿的羊皮褂子”、“白狐狸皮的鹤氅”、“貂颏满襟暖袄”、“猞猁狲大皮袄”等等。




皮毛除了做衣服,在清朝的宫廷礼仪中也被大量使用。1651 年,顺治帝下旨,规定冬季晋谒大臣必须按品级使用毛皮坐褥,共分为三个等级,一等是王公用的貂皮,二等用镶貂皮的猞猁狲皮,三等用素猞猁狲皮。

明朝灭亡后,朝鲜仍然遵行明朝服饰制度,可是朝鲜使臣在北京看到宫廷庆典中充斥着各种皮毛,他看到清朝官员下跪叩头时用的小毯子:“座席有头爪虎皮为贵, 其次无头爪虎皮,其次狼,其次獾,其次貉,其次野羊,其次狍,其次白毡为下。”这更加深了朝鲜人“神州陆沉”、“天下腥膻”的认识,觉得中原已经沦为夷狄。

清朝,穿用毛皮服装已经不仅仅是习俗和风尚,而是身份等级象征,受到严格的制度化管理,不同质地和形制的毛皮服饰对应着人们不同的身份和地位,绝不能随意穿着。《大清会典》规定:皇帝朝冠用熏貂、黑狐,吉服冠用海龙、熏貂、紫貂,朝服用紫貂、熏貂……依次往下到后、妃、皇子、贵戚、百官等,穿用皮衣,都有规定。军民人等不得乱用貂皮、狐皮、猞猁狲,举人以下不得服用天马、银鼠,更不得用黑狐皮。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中,低等级的人如果错穿了高等级衣服,就犯了僭越之罪,会被严惩,甚至招来杀身之祸。

由于满人珍视喜爱皮毛,因此清廷还把毛皮做的袍子和马褂作为赏赐物赐给受宠的汉人大臣,表示对汉人作为清朝臣子的身份认同,体现了满汉一体精神。

雍正帝在登基后不久的1724 年,为了表示尊孔,将貂皮赏给孔子的后人。晚清时,衍圣公孔令贻也被赐“赏穿带膆貂褂”,孔府中就有一对“赏穿带膆貂褂”的金字红漆牌。


衍圣公带膆貂褂画像


《走向共和》中,李鸿章穿“带膆貂褂”出场是有历史依据的。《清德宗实录》记载:“又谕:本月十七日,敬题孝贞显皇后神主之大学士宝鋆、李鸿章,斋肃洁诚,恪恭将事,著加恩各赏给带嗉貂褂一件”,可见李鸿章是得到了光绪皇帝的赏赐,有资格穿“带膆貂褂”。


张之洞带膆貂褂画像


与如今泛滥的各种神剧相比,《走向共和》剧组还原了李鸿章的服饰,把“带嗉貂褂”,这一件当代人已经很陌生的清朝礼服,重新展现在了观众面前,应该是用心考证过的,实在是难能可贵。然而其中仍有值得商榷之处,就是剧中李鸿章那件“带嗉貂褂”用的是黑貂,这就有僭越之疑了,因为《大清会典》规定,只有皇帝才能用黑貂玄狐皮,李鸿章只是汉族大臣,按理是不能用黑貂的,如今留存下来的汉族大臣穿“带嗉貂褂”画像,包括衍圣公在内,也没有一个是用黑貂的。不过就算这个细节真的有问题,也是瑕不掩瑜,《走向共和》仍然是一部难得的好剧。

文史UX98号  |  文学历史知识常识大全网站,www.ux98.com,喜欢就收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