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知识夏商周正文

夏朝历史关于夏启武观之乱

游戏酒吧UX98 夏商周 2019-09-11 13 0

 对财富和权力的追逐,终于打破了氏族制度下自然发生的共同体权力,国家出现了,但对财富和权力的追逐不仅没有结束,而且愈演愈烈。姒用暴力手段结束“禅让制”后,他的儿子们又发生了争夺继承权的骨肉相残,这就是武观之乱。

  

  在周代文献中,曾将“夏有观、扈”和“虞有三苗”并论,其中的扈是有扈氏,观则为武观,或作五观。还将他与尧子丹朱、舜子商均、子太甲、文王之子管蔡相比,说“是五王者皆有元德也,而有奸子……”,可证姒武观是姒之“奸子”。关于武观之乱的经过留下的记载很少,仅见今本《竹书纪年》中有:“()十一年,放王季子武观于西河。十五年,武观以西河叛,彭伯寿师师征西河,武观来归。”

  

  时代更早的《逸周书·尝麦》篇也记述了对这次叛乱的征讨:“其在之五子,忘伯之命,假国无正,用胥兴作乱,遂凶厥国。皇天哀,赐以彭寿,卑正夏略。”文中的“五子”当为“五观”之误。据今本《竹书纪年》在位十六年。约略可知在姒的晚年已发生了诸子争立的动乱,季子武观因此被放逐西河。后来,当继任问题进一步提到日程上时,姒武观发动叛乱,效法姒用暴力夺取继承权,这场权力之争几乎瓦解了夏王朝的统治,幸而有彭伯寿率师出征西河,才平定姒武观的叛乱。关于西河之地望历来说法不一,较多说法是在河水之东的晋南或河水之西的陕西韩城一带,还有河南安阳附近的内黄说等。以在晋南河汾之间的可能性最大,关于夏文化的考古发现、研究成果也为晋南说提供较多的证明。


评论